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21亿商誉压顶 众应互联“买买买”惹监管问询内容

21亿商誉压顶 众应互联“买买买”惹监管问询

2019-06-22 14:34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21亿商誉压顶 众应互联“买买买”惹监管问询

  郑瑜、何莎莎

  比特币作为近年一种资产愈加火爆,各路资本纷纷入局。

  日前,中小板上市公司众应互联(002464.SZ)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关于公司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问询函中要求众应互联说明关于重大诉讼、收入及成本与偿债能力、资产减值等情况。其中提及众应互联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量科技”)代采购云计算服务器业务,并要求众应互联说明彩量科技代采购业务与彩量科技业务的相关性、代采购的必要性。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众应互联的代采购业务已经引起中小板管理部三次问询。在2018年7月、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中,众应互联就被要求核查并说明彩量科技开展代采购业务的合理性。

  而最新一次问询函中提及重大诉讼中的原告,是代采购业务中的云计算服务器销售方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亿邦”)。

  针对诉讼涉及矛盾点,记者分别向亿邦国际控股公司(浙江亿邦、云南亿邦母公司)、众应互联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众应互联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商誉期末净值为21.3亿元,期末净资产为14.73亿元,商誉净值占公司期末净资产的144.56%,报告期未计提减值准备。

  那么,为何一个代采购业务能够数度引起监管注意?众应互联这些年的业务开展情况如何?

  “重金”投入涉币业务拖累业绩

  公开资料显示,众应互联正在大力研发数字货币交易所、矿池、矿场等与虚拟数字资产高度相关业务。

  今年年初,众应互联发布未经审计业绩修正公告称,2018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53.18%~32.37%,盈利预计9000万元~13000万元。最终年报披露,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1亿元,同比下降约48%。

  众应互联彼时表示,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在于,彩量科技为更好提供区块链运营服务,对云计算服务器大规模集群管理进行研发,第四季度研发费用增加较多。此外,根据公司会计政策的规定,应收款项款项减值计提金额较预期增加较多。

  而云计算服务器是进行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资产挖掘的一种必备硬件。

  记者查阅众应互联2018年年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约为2360万元,同比增加61.38%,主要为彩量科技研发费用增加所致,而众英互联在解释业绩修正的主因也提及彩量科技研发费用增多的因素。而研发投入中众应互联披露了DPS广告管理系统二期、数字货币交易所与矿池管理系统一共三大项目。

  依照众应互联解释,关于(海外)数字货币交易所,其研发目的为专注于主流数字货币如BTC、ETH的币币交易、OTC交易平台,截至2018年10月底已经完成所有主要功能的研发。拟达到服务于优质的数字货币买家,提高营收等目的。关于矿池管理系统,主要是为海外的矿场管理提供技术支撑,提高矿场运行效率等,截至2018年底,项目完成外包研发的验收,矿场大部分矿机已经接入。矿池运营管理系统作为矿池运营的主要核心系统,能够提高矿机运行效率,减少人工成本,大幅提高经济效益。

  追逐风口强势“买买买”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有关部门对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资产及其相关业务持续关注。

  早在2017年央行就宣布开始调查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此后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通知叫停了ICO(首次代币发行融资)。2018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称所有ICO平台和比特币交易所已经安全退出中国市场。

  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就《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公开征求意见公告,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即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赫然出现在淘汰类之中。

  而引起中小板管理部注意的是,在2018年3月彩量科技分别于浙江亿邦、云南亿邦签订《产品销售合同》后,截至2018年9月11日,彩量科技分别向上述两家公司总计支付买卖合同价款4亿元。但是众应互联2018年开始存在债务逾期,根据年报显示,众应互联向北京易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迪基金”)的4.5亿元借款未按时还款,其中2.5亿元于2018年5月28日到期,2亿元于2018年6月4日到期。4.5亿元借款抵押物合计彩量科技100%股权收益权与子公司霍尔果斯摩伽40%股权收益权。

  有分析师表示,未完成股权收益权回购事项通常说明公司回购期的现金流无法支持回购所需资金。

  众应互联为何要追逐区块链风口,通过在国内代采购矿机、绕道海外拓展超算云服务(矿机服务)市场?

推荐阅读: